你的位置:大发国际 > 领航教育 > 1935年汪精卫遇刺案:杀手的枪藏在相机里

1935年汪精卫遇刺案:杀手的枪藏在相机里

时间:2024-03-29 08:08 点击:81 次

1935年11月1日,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大礼堂召开了四届六中全会,为即将召开的国民党第五次代表大会暖场。擅长演讲的汪精卫主持了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全体中央委员站在外面合影留念,汪精卫作为行政院长站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这堆人在摄影师的指挥下喊茄子,两侧的记者们也纷纷举起相机给自己的报社抓怕素材。

记者队伍里有个人没拍照,因为他的相机是个空壳子,几分钟前他躲进厕所从挖空的相机里掏出一堆配件,拼好了一把左轮手枪,枪里只有3颗子弹,相机容量有限放不下更多。这名记者叫孙凤鸣,这天抱着一去不返的决心来刺杀汪精卫。此刻他死死盯着前排中央的目标,手伸进大衣口袋握着那把枪等待最佳时机。原本站在汪精卫身边的人是蒋介石,但蒋介石没有出现。

当时擅长发脾气的蒋介石正在发脾气,刚刚结束的开幕式让他很不满意,因为阎锡山出场的时候大家热烈鼓掌,汪精卫出场时大家却交头接耳。蒋介石认为秘书叶楚伧安排不到位,所以就骂上了。蒋介石并不喜欢汪精卫,但汪精卫是国民党元老有号召力,一赌气出去单干会带走一批人,这样自己就很麻烦,蒋介石已经吃过几次亏。蒋介石的脾气没发完一般人也叫不动他,所以那边就开始拍照了。

(正在宣誓的汪精卫)

在这堆人拍完照刚要散开的时候,孙凤鸣掏出手枪朝着汪精卫冲了过去。汪精卫的身份是行政院长,也就是南京国民政府的最高行政首脑,兼国民政府“亲日派”的精神领袖,亲自批准签署了对日妥协的好几项协定,日军得以“合法”进入华北地区。孙凤鸣口里喊着“严惩卖国贼”,对着汪精卫的背影扣动了扳机。

这一枪击中的地方我们俗称“后心”,子弹直着进去就会击中心脏。这枪让汪精卫感觉像是被人从后面捅了一刀,他下意识回头看,一侧身第二枪打在了他的左胳膊上,想抬也抬不起来了,当他完全回过头后,第三颗子弹飞进了他的脸颊,如同被俄罗斯扇耳光大赛的冠军轮了一个耳光,汪精卫的脑袋嗡嗡作响痛苦地坐在地上,血流如注。三发全中,孙鸣凤的刺杀行动非常圆满。

枪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拼了命地跑、往车底下钻,连警察和侍卫们也跑没影了。第一排53岁的张继冲过去拦腰抱住了孙凤鸣,作为一个读书人,也只能做到拦腰抱了。第二个没跑的人是第三排的张学良,他20岁带兵打土匪,22岁参加第一次直奉战争,24岁参加第二次直奉战争,28岁在老虎厅枪杀了倚老卖老的重臣,在近距离听枪声方面经验丰富,他不知道孙凤鸣的枪里已经没有子弹,意识到下一秒可能张继要丧命,于是冲过去对着孙凤鸣扫了一腿,孙凤鸣被扫倒在地,张继整个人扑在了孙凤鸣身上,确认安全后警卫人员从四面八方冲了上来。

汪精卫的保镖跑得快来得也快,对孙凤鸣拳打脚踢还朝着胸口开了一枪。这让张学良非常震惊,他说人都控制住了你开枪搞什么?他觉得这名警卫比较可疑,在之后的报告中还特意提到此人需要好好调查。55年之后90岁的张学良回忆起这起刺杀事件时,依然耿耿于怀地表达了对汪精卫那名警卫的鄙视。

(汪精卫和陈璧君)

此时的汪精卫满脸是血,结白的衬衫和漂亮的西装也已经染红,他靠在柱子上大口喘着气,让他害怕的是死亡到底还有多久会来,是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得到消息的陈璧君飞奔而来抱住了汪精卫,看到妻子后汪精卫情绪崩溃地哭了,眼泪和着血污顺着下巴往下滴,边哭边说:我完了,我完了,我这次要死了。汪精卫是真的难过,自己一个大人物,手握大权事业未竟遗书没写钱没花完,现在却要离开人世,还有比这更让人难过的吗?

然而陈碧君却出乎意料地冷静,她没有哭哭啼啼更没有呼天抢地,厉声对汪精卫说:汪兆铭你哭什么?坚强点好不好,咱们干革命的早晚不都有这一天吗!听她这么一说,站在人堆里的张学良对她肃然起敬:这女人不简单啊。此时蒋介石也在侍卫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抓着汪精卫的胳膊说不要动少说话,汪精卫还是说一句:我挂了,以后政府就靠你了。蒋介石还想安慰几句,冷不防陈碧君抬头对蒋介石说:蒋先生,你不想让汪先生干,也没必要这么搞吧?

陈璧君这是反问还是疑问?蒋介石被怼得哑口无言,天地良心他没下过解决汪精卫的命令,但是他又不能确保身边某个人会错了意,把他某天对汪精卫的抱怨当成最高指示。捕捉到蒋介石瞬间的犹豫后,陈璧君提高嗓门开始哭闹。蒋介石在侍卫的保护下离开现场,喊来了戴笠和他的人,发了今天第二通脾气,恶狠狠地让戴笠限期破案。戴笠领着兄弟们出发了,在他弄清事情真相之前,蒋介石就暂时背上了刺杀汪精卫的这口锅,一想起这事蒋介石就想发脾气。

(1936年在西安的蒋介石)

挨了三枪的汪精卫和挨了一枪的孙凤鸣都被送到医院,结果却是一死一伤,死的那个是孙凤鸣。汪精卫脸上一枪、胳膊上一枪、后心一枪,按理说他必死无疑,为什么会活下来呢?当年张学良目睹了一切,在晚年回忆此事的时候说,刺客用的子弹有问题,他用钢弹弹头小,从手枪里射出去时没有紧贴膛线所以威力小,三枪都不致命。

汪精卫当时的御用医生是德国人诺尔,大发国际官网好巧不巧的是那几天他跑去西安打猎,局势君作为西安人从没听说西安哪里可以打猎以及有什么保护动物可以打。汪精卫由南京鼓楼医院的医生开刀,取出了脸上的碎骨和弹片,但是患者失血过多脸部红肿,只能先包起来等他恢复。一周后诺尔背着猎物从西安返回,重新开刀取出了脸上的子弹,胳膊被打穿没有弹头,后背的子弹进入身体后发生了转移,钻到脊椎里去了,以当时的条件诺尔也表示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人就没了,每一颗子弹都有它的归宿,这一颗就留下来长期陪伴汪院长了。

因为这次抢伤,汪精卫去了法国疗养,一年后张学良搞出了“西安事变”,汪精卫以为蒋介石必死无疑自己会成为一把手,坐船日夜兼程往南京赶,回来时事变早已解决,他只能去溪口探望一下已经失去自由的张学良,感谢他当年出腿相救。那颗子弹并不老实,它长期与汪精卫的脊椎发生关系,导致汪精卫下半身差点瘫痪。1943年8月日本人帮他取出弹头,但是造成了其他并发症。半年后情况加重,汪精卫一家老小到日本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治疗,治了半年汪精卫居然死在了日本,享年61岁。总得来说,孙凤鸣的刺杀是成功的,只不过他那颗子弹附带延迟伤害技能,一延就是9年。

(1934年时期的张学良)

话说张凤明被送往医院后,好奇心很重的张学良也跟着去了,作为陆军一级上将,任何警戒线也拦不住他,他直接走到病房里旁观抢救过程。刺客被近距离击中了肺部,伤口太大已经无可奈何,而且他一心求死也不配合治疗,张学良就问他你这怎么回事啊?孙凤鸣激动地大谈国土沦丧、对日投降、政客腐败、政府无能,这让带着东北军四处流浪的张学良悲从中来眼眶湿润,想想自己还在陕西打红军而且刚被消灭了两个师心里更惭愧了。1957年张学良奉命给蒋介石写“西安事变忏悔录”,特意提到了孙凤鸣临终前对他的刺激。

满足了好奇心的张学良郁闷地离开病房,接下来轮到戴笠那伙人上场了。为了从这个将死之人口中得到情报,他命令医生给孙凤鸣不断注射强心针,一晚上扎了几十上百针,但是没得到什么价值信息,孙凤鸣第二天凌晨离开了人世。戴笠等人从记者证入手,很快包围了他的单位“晨光通讯社”,把该社所有成员连同给他们发通行证的政府官员一网打尽,网里面兜着200多号人。没多久事情就弄清楚了:“晨光通讯社”是一个暗杀集团的驻京办事处,该集团的后台老板是大名鼎鼎的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

蒋介石这种肚量的人不会替人背锅,更不可能长时间背锅,王亚樵虽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蒋介石是最高军事统帅,不怕是一回事,惹不起却是事实。蒋介石给戴笠的命令是“不惜代价”,于是戴笠派人一路追杀到香港,用尽各种手段王亚樵总能逃脱,原来保护他的是国民党另一位元老胡汉民,他是国民党“广东帮”的帮主,原本和汪精卫一起做孙中山的左膀右臂。胡汉民不能忍受他们创下的基业被文化程度不高的军人蒋介石霸占,更不能忍受他们广东人和蒋介石合作,帮有帮规:任何帮蒋介石做事的广东人都要收拾,所以宋子文、汪精卫、杨永泰都被这帮人买凶暗杀。

在明面上,大家书信往来、电文往来、写文章互喷互捧、甚至坐在一间屋里开会,喝同一壶茶;但在暗地里,却筹集重金找最厉害的杀手要政治对手的命。由于当时日军占了东三省并开始向华北渗透,国家处在民生凋敝、领土沦丧的处境,刺杀行动就披上了抗日救国的金色外衣,因而能招到最优秀的执行者,比如孙凤鸣。

孙凤鸣不是东北人,早年跟着父亲“闯广东”在东北成长,“九一八”爆发后家财尽失流亡到上海加入第十九路军,最高做到了连长,特长是枪法准、心态好。那天枪声一响所有人四散奔逃,孙凤鸣在那个混乱的场景下冷静地朝着汪精卫射击,枪枪命中、没有伤及无辜,那画面像电影慢镜头一样帅气。这让张学良非常敬佩,90岁高龄时回忆起这段往事他还将他与荆轲相提并论,张学良还透露说孙凤鸣行刺前一天王亚樵让自己的情人余婉君陪了孙凤鸣一晚,而王亚樵最后之所以被戴笠杀掉,也是因为这个女人。

(军统局局长戴笠)

有胡汉明领衔的“广东帮”提供资金和情报,躲在桂林的王亚樵一直没让戴笠找到,但是戴笠在香港找到了余婉君并重金将她收买,于是余婉君回到广西求见王亚樵,几次邀请之后王亚樵放下戒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去找余婉君。戴笠派出的七八名杀手已经等候多时,王亚樵一踏进屋内这些人举枪齐射,然后冲过去拔刀乱捅,唯恐他还可以抢救,那天是1936年10月20日,47岁的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死于戴笠之手,背了一年的黑锅终于被蒋介石甩掉了,他可以专心去西北“剿匪”,迎接两个月后张学良给他安排的“西安事变”。

12年前的1924年,27岁的年轻人戴春风托老乡胡抱一引荐,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表示久仰大名愿意追随左右。虽然戴春风颜值不高而且唯唯诺诺,但眼神犀利衣着得体,况且胡抱一是自己的左膀右臂,看他的面子王亚樵给了戴春风10个兵让他做了一名小队长,当时王亚樵是军阀卢永祥的“浙江纵队司令”。戴春风后来改名为戴笠,并在12年后辗转多地杀掉了自己当年的老上级、结拜兄弟、入行领路人王亚樵,这就是政治的残酷。


邮箱

ba2437@qq.com

官网

www.gddhjz.com

地址

领航教育世界中心1946号

Powered by 大发国际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 My-Web © 2013-2023 版权所有:和记怡情,乐在其中!
大发国际